• >首页> IT >

    那些离开魅族的人儿们,他们过得好不好?

    时间:2022-03-26 21:21:06       来源:雷科技

    3月14日,魅族科技官号发文,庆祝成立19周年。不知不觉中,这家在国内智能手机行业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“珠海小厂”,已经快20岁了。

    不久前,前魅族系统工程师洪汉生重启微博账号,只是他的身份已经变成OPPO员工。虽然说魅族在手机市场中已经变成了非头部厂商,存在感弱化,但魅族在行业里早已是黄埔军校般的存在,并“给社会输送了大量人才”。

    借着洪汉生的重返微博的机会,我们再来一起梳理下那些来自魅族的大佬们,了解下他们的近况。

    洪汉生:既讲真话,也跪榴莲

    相对魅友们比较了解的那些熟面孔,洪汉生大家可能没那么了解。洪汉生首次出现还是在2019年4月魅族16s的发布会上,当时他的职位是系统工程师,主要负责OneMind 3.0等性能调校相关的工作。

    那个时候,魅族三剑客都已经淡出魅友的视野,包括洪汉生在内的一众发布会演讲者,难免给人一种陌生感。不过,洪汉生“讲真话”“跪榴莲”的造梗能力还是不错的,给大家留下了不错的印象。

    洪汉生此后的微博活跃了一段时间,还给网友答疑解惑。然而,2019年下半年,洪汉生就已经停更微博,并传出了离职的消息。盖文张曾发文称他是被迫离职,但具体的缘由我们很难知道了。

    他再次出现在网络上,已经是三年后的今天,他所在的公司变成了OPPO,负责软件技术规划与架设,显然在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

    马麟:从Flyme到生态化反

    魅族尽管已是珠海小厂,但至少还在一轮又一轮的洗牌中活了下来。而曾经如日冲天的乐视手机,现在差不多灰飞烟灭了。但当年的乐视,凭借着贾跃亭打出的极致性价比和生态化反大招,一时间风头无二。乐视手机疯狂堆料和亏本卖,让以性价比起家的小米也很难受。

    不过,当时乐视刚刚起步,虽然硬件跟上了,但系统UI还有点潦草,需要经验丰富的大佬来掌控局面。智能手机时代初期,Flyme就已经是国产定制系统中的佼佼者,称得上是教科书般的存在。从魅族挖人,成了乐视手机系统建设最快捷的追赶方式。

    现在提到Flyme,可能更多人想到的是杨颜。但当时,Flyme的灵魂人物则是马麟。公开资料显示,马麟2007年就进入魅族参与Flyme研发,2011年升任魅族研发副总裁,负责了Flyme的方方面面。魅族M8、魅族M9两代经典产品,马麟都深度参与了系统UI工作。

    2014年,马麟入职乐视,就任研发副总裁,负责EUI系统研发工作。不可否认的是,当年乐视手机的EUI界面,看起来的确有不少Flyme的影子。

    而2016年的一场乐视官方活动上,马麟做了演讲,PPT的一个小标题是“横跨终端 生态化反”。很显然,当时乐视和马麟希望EUI并不局限于手机,而是打通手机、VR/AR、汽车、电视等智能设备。虽然“生态化反”这个名词已经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调侃段子,但这种理念已经被很多厂商继承和发扬。

    (图源智电网)

    随着乐视全面崩盘,马麟也在互联网上悄然隐身了一阵子。从微博认证信息来看,目前马麟已经入职法法汽车(中国)有限公司,担任研发副总裁一职。

    陈希:从Flyme到ColorOS

    小雷首次见到陈希,是在2019年的一场ColorOS见面会上。作为主讲人的陈希,花了大量的时间介绍ColorOS 6的UI、图标设计理念和交互逻辑。在ColorOS 6之前,系统UI绝对称不上是OPPO手机的产品优势。但时至今日,ColorOS系统可以说是OPPO手机的金字招牌,能成为很多人选择欧加系产品的重要因素。

    领英上的信息显示,2013到2018年期间,陈希在魅族Flyme团队担任设计负责人。更早些时候,陈希在腾讯做了2年半的高级设计师。从2018年5月到现在,陈希的身份已经变成了ColorOS设计中心负责人,可以说是欧加系手机系统的灵魂人物。

    坦率说,以OPPO的研发实力,ColorOS在技术上其实一直都不存在太大问题,来自魅族的陈希最大的作用是给ColorOS注入了关键的美学概念,从而脱胎换骨。

    当然,ColorOS 6推出之初,也面临着偷师Flyme的指责。但随着ColorOS一代代的更新演化,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,而陈希自然会继续发挥着自己的重要作用。

    盖文张:怒怼杨柘,一战成名

    相比其他人至少表面上的风平浪静,盖文张在离开魅族前,掀起了一股巨浪。魅族15发布会前夕,盖文张在微博上公开炮轰副总裁杨柘,认为杨拓没有能力把魅族带出困境,并指责他大肆浪费预算。盖文张的这种行为,无疑是将魅族内部矛盾公开化,离开魅族自然成了定局。

    盖文张真名为张佳,根据他个人在知乎上提供的信息,张佳2013年到2019年期间在魅族担任营销中心(文创部)总监一职,主要涉及新媒体营销,其中一度比较知名的笔戈科技就由他一手打造。张佳曾透露,他进入魅族前和李楠长谈过,加上李楠曾长期负责魅族的营销,二人可能有比较密切的关系。

    不可否认的是,以笔戈科技为代表的一系列新媒体营销形式,很大程度上提升了魅族品牌的传播度。从网络上的魅族员工的评价来看,张佳个人风评相对不错,无论是营销能力还是管理能力,都获得不少人的认可。当然,最后离职前的风波则把张佳推上了风口浪尖,也让他彻底和魅族交恶。

    盖文张、杨柘、黄章等人在这场风波中的是是非非,作为局外人的我们很难判断,但随着风暴中心的盖文张和杨柘双双离职,一切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。

    离开魅族后,张佳申请了劳动仲裁并且胜诉。2019年,张佳在微博上称,已经入职电动自行车公司鲨湾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,以联合创始人身份担任CMO一职,进入了造车行业。

    李楠:从魅蓝掌舵人到独立创业

    所有离开魅族的人当中,李楠绝对是大家最熟悉的一个。无论是从专栏主笔到手机公司副总裁的梦幻转身,还是一手打造出魅蓝子品牌的成绩,加上作为营销鬼才的他持续带来的话题性,李楠都很难不被外界关注。谈到在魅族的李楠,“营销”和“魅蓝”是两个无法剥离的标签。

    李楠策划过多起成功的营销案例,那些年里,魅族产品千奇百怪的邀请函总是能吸引无数目光。早年间李楠在知乎等社交平台“煽风点火”,抛出过“性价比就是垃圾”等暴论,以极小的成本获得了极高的品牌曝光度。他一手打造的魅蓝,打响了“青年良品”的招牌,也给魅族带来了实实在在的销量。

    只是,随着魅族战略调整,魅蓝子品牌被砍,加上李楠和高层的其他矛盾,李楠在2019年还是正式宣布离开。李楠不愧呼吸都在营销的人,连离职都策划了一场大规模营销,在微博上拉人进群,把流量吸到饱。离开魅族后,李楠没有再选择做打工人,而是自己创业,创办怒喵科技,主营高端外设产品,推出的客制化键盘赚到了不少眼球。

    离开,无非是一种选择

    科技互联网向来是高流动率的行业,无论是普通员工,还是高管乃至创始人,都会在不同的企业之间流转,魅族自然也不例外。员工离开一家公司,去另一家公司,往往是后者能提供更好的平台或待遇。

    因此,同样都是人员流动,一家如日中天、发展前景好的企业,容易吸引到四面八方的人才;而如果在走下坡路,就难以避免核心人才的离散。不幸的是,魅族是后者。

    魅族当然是国产智能手机行业的先行者,也的的确确是黄埔军校。但种种因素下,魅族掉队了,早已是手机市场上“Others”中的一员,整体实力早已无法和小米OV这些头部品牌们相比。

    这种情况下,魅族的体量无法承载大规模的人才梯队,也难以给他们提供有竞争力的待遇和发展平台,那么被动给社会输送大量人才就不可避免了。以上提到的这些大佬,他们离开魅族或许有不同的直接原因,但根本因素都是这个。

    幸运的是,这些大佬们都承载着魅族的某种共同特质,并且都在自己的细分领域做得相当出色。虽然离开了魅族,他们依然把这种东西带到了更多公司,带给了更多用户。就像当年理念超前的WebOS最终失败,但手势操作、卡片后台、无线充电、跨屏联动等功能或技术,通过Palm公司出来的员工和友商,最终在现有的产品上推广开来。

    从这个角度来看,科技公司员工们离职再就业,也未尝不是一种推动行业交流、加速技术进步的良性手段,而魅族也在不知不觉中,给整个行业做出了贡献。

    关键词: 智能手机 黄埔军校 系统工程师 可以说是

    9号彩票